新密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溥儀曾是文學青年

发布时间:2019-11-09 06:42:36 编辑:笔名

溥仪曾是文学青年

末代皇帝溥仪少年时在紫禁城里深居简出,生活很是单调为了摆脱孤独、苦闷的宫廷生活,他曾醉心痴迷于文学创作但由于帝师徐坊、陈宝琛等人对溥仪的文学写作漠不关心,一切听其自然,所以溥仪的诗文一直没有多大长进   十三四岁以后,溥仪阅读了大量古代非主流的文学作品,增长了不少见识,他开始模仿这些作品,编造了一些传奇故事,并自己绘制插图,自娱自乐15岁那年,溥仪从先祖康熙、乾隆的诗文集中,深深受到感染与启迪,开始在诗赋上下工夫随着时间的推移,溥仪的诗作越写越多,渐渐对向外界投稿产生了浓烈兴趣他曾模仿并套用唐代着名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写了一篇《三希堂偶铭》:   屋不在大,有书则名;国不在霸,有人则能此是小室,惟吾祖謦琉球影闪耀,日光入纱明写读有欣意,往来俱忠贞可以看镜子,阅三希,无心慌之乱耳,无倦怠之坏形直隶长辛店,西蜀成都亭余笑曰:何太平之有   这首诗后来在上海《逸经》(1936年3月创刊)杂志上披露出来   1922年初夏,溥仪曾把一篇共八行、四十字的五言诗,题名为《鹦鹉》的新作,用邓炯麟的笔名,投寄上海一家小报《游戏》,居然马到成功,皇帝的诗作破天荒地见报了接着他先后又寄出一篇分上下阕、每阕四行的七言诗《浮月》和一篇共八行的七言诗《荷月》,这两首七言诗又很快被该报采用了据说《游戏》部曾多次设法打听这位署名为邓炯麟的诗人是何许人也,但始终一无所获   这些诗的发表对少年溥仪投稿热情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在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溥仪写了不少诗作,用化名狂热地向报刊投稿,但此后再无投中的现象稿件寄出去后,皆如泥牛入海,影踪全无   英国牛津大学文学硕士、曾给溥仪当了五年英文教师的庄士敦特意把溥仪在《游戏》上发表的《鹦鹉》《浮月》《荷月》三首古体诗译成英文,并收入他的代表作《紫禁城的黄昏》一书中其在该书中指出:“这位化名邓炯麟的诗人,不是别人,而是清朝的皇帝,现在我将真相披露出来,可能中外人士都会为之惊讶的”他还说,“皇帝在报刊上发表他的诗作的时候,年仅十六岁,这往往是一个作诗才华开始含苞欲放的年龄”以此来炫耀他的这位皇帝学生具有所谓“非凡的诗人气质”   庄士敦的《紫禁城的黄昏》行文老辣,颇有文采初版于1934年的伦敦,引起轰动,一时洛阳纸贵其扉页题字:“谨以此书献给溥仪皇帝陛下”落款:“他的忠诚与依恋的臣仆及教师庄士敦”溥仪也曾为庄士敦的这本书作序,其中写道:“庄士敦雄文高行,为中国儒者所不及,此书既出,预知其为当世所重必矣”师徒二人,颇有一唱一和之势   后来做了平民百姓的溥仪在他写的《我的前半生》一书中透露,他当年给《游戏》投稿用的那三首古体诗,原来是抄袭明代一位诗人的作品他的三首“山寨”诗,不仅蒙骗了《游戏》的,连他的英文教师庄士敦也始终被蒙在鼓里

责编:传媒

孩子风热咳嗽表现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