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密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全球成功与不成功的养老金体系比较

发布时间:2019-11-28 19:36:14 编辑:笔名

全球成功与不成功的养老金体系比较

全世界的养老金体系所使用的方法多种多样,成功程度各不相同,旨在尽力并实现为民众提供舒适退休生活的共同目标。在尝试改革中国的养老金体系时,了解全世界其他成功和不成功的养老金体系至关重要,以效仿好的,避免其他国家已经历过的错误。换用较为流行的说法,"吸取历史经验,才能不重蹈覆辙"。

各国的养老金体系不尽相同,但为进行对比,我们可将每种养老金体系的维度分成多个支柱。支柱0大体上可说成是最低生存养老金,即保障络。支柱1a是指强制性公共养老金体系,而支柱1b则是指强制性私有养老金体系。支柱2指的是任何自愿体系。尽管很多计划的性质重叠导致这一体系远未达到完美境界,尽管如此,这对比较各国养老金体系仍是十分有益的。

在我们的分析中,我们将从检验两种截然不同的养老金体系(希腊和美国的养老金体系)开始,两种体系在此次金融危机之后遭遇到了一些困境。接着,我们会讨论瑞典和智利的养老金体系,两国的养老金体系分别是成功体系和成功过渡的楷模。最后我们将讨论中国能够从这些国际案例研究中折射出的一些经验。

1.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美国和希腊

美国和希腊的例子大有裨益,原因在于其能够被用来展示当今世界存在的部分常见的养老金结构。两种体系有一些明显缺陷,中国在改革自身养老金体系时应了解这些缺陷。

美国养老金体系为公私混合体系,由两个核心部分组成,即,社会保障和个人退休账户(IRA),如401K。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2009年养老金基金中约有12万亿美元资产(GDP的86%),退休后养老金支付大约是80%的收入。

融资缺口问题关系到社会保障支柱和作为整体的养老金基金。社会保障是强制性公共计划,相当于中国的支柱Ia。该计划的资金来源是12.4%的《联邦保险捐款法案》(FICA)税,并由美国社会保障信托基金进行投资,全部投资于美国财政部发行的证券;2011年这些投资取得4.4%的回报率,由联邦政府提供100%的担保。由于人口老龄化,融资缺口已经显现,预计该信托基金到2033年将会耗尽,此时所有的社会保障付款将不得不直接来自《联邦保险捐款法案》税。2011年,美国规模最大的100个养老金基金融资缺口估计为3270亿美元。

对过高的灵活性和选择自由度的担忧与IRA/401K体系或支柱2有关。IRA/401K是将个人资产投资于自有账户的体系,退休后按照当时的账户价值相应地予以支付;对中值收入者而言,全部养老金付款中只有不足一半的部分来自401K计划。这些计划在允许个人投资股票、债券、共同基金方面拥有明显的灵活性,并且未对投资进行限制,因此使个人面临显着的下行风险。

美国体系的优势在于,通过公共和私有基金相结合来为退休人士提供高标准的生活,在理论上,限制公共负担,并鼓励个人为自身退休生活储蓄。加上医疗保险(Medicare)和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体系,美国退休人士拥有强大的保障络。

不过,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第一是人口转变和人口老龄化,这些问题中国也有,其将导致养老金体系公共部分的融资缺口不断扩大;2011年,美国规模最大的100个养老金基金的融资缺口估计为3270亿美元。第二是401K体系的个人投资灵活性过高;个人能够选择如何投资、投资何处,由于投资少或投资选择欠佳,可能会使很多人面临退休时养老金不足的困境。美国的养老金体系有一个不错的理论均衡,替换率很高,类似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分水岭阐明了摆在中国面前的各种挑战。

自此次主权债务危机以来,希腊的情况很糟糕,最严厉的批评直指政府支出过多。为找到政府庞大支出的主要原因,人们需要关注的远非养老金体系。希腊的养老金体系被广泛认为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养老金体系,也是众多嘲笑的对象;主要事件例如去年6月希腊劳工部长的报告显示,数万已去世的希腊人死后仍多年接受养老金支付(每年耗费纳税人约2050万美元)。作为近期向希腊提供紧急救助的交换条件,希腊已对其养老金体系进行调整,如提高退休年龄、削减收益金。

希腊的养老金体系是谱系内颇为极端的一端。由于全部为公共体系,希腊整个的养老金体系与中国的支柱1a类似,有一部分充当支柱0。与很多国家类似,眼下希腊也在经历人口老龄化,此种人口转变将给养老金体系造成很大的压力。希腊的养老金体系是极为严格的养老金体系的典范;个人对其资产配置没有影响,因其全部由国家控制,养老金基金全部投资于希腊国内证券。养老金基金主要投资于希腊主权债券,3月清理了50%价值210亿欧元的债券。

希腊养老金体系不可持续、不公平且效率低下。由于养老金体系的负担由政府承担,其也不具备财政可持续性。一旦经济陷入衰退,养老金体系遭受三重影响冲击。第一,其希腊股票和债券投资出现巨大亏损。第二,由于员工下岗,员工薪水支票提供的基金供款减少。第三,就业职位减少可能迫使很多工人提前退休,从而为该体系带来额外压力。到2030年,公共养老金体系赤字占GDP的比重预计会达到7.7%,到2050年将达到15.7%。实际退休年龄过低,养老金体系供款过低,养老金投资过于集中在国内,退休收益金极高且不均衡。

该体系也不公平且缺乏效率,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前述人口转变所致。在对该体系进行改革或瓦解之前,更年长者人群将获得更高的收益金,而更年轻的人群将不得不增加供款或获得的收益金越来越少。尽管养老金体系的替换率很高,为95.7%,并且很多希腊年长者过着富足的生活,但是年长者贫困率是令人震惊的23%。

2.成功的模范:瑞典养老金体系

瑞典是一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经济成熟、富裕,人口仅900万,约为中国人口的1/140。瑞典的养老金体系是当今世界最成功的养老金体系之一,成功经受住此次金融危机及其自身人口老龄化问题的考验。由于社会经济差异,很难说中国应尝试立即采用瑞典的养老金模式。尽管如此,它仍是立志追求的目标。

瑞典体系最值得关注的特点之一是,养老金收益金每年进行调整,随着预期寿命、通胀及投资回报率的变化而波动;此种调整提升了该体系的可持续性,原因是其能够更好地经受住金融危机或投资组合价值的剧烈震荡,否则其会给养老金体系带来巨大压力。同时对养老金支付低至何种程度可能会波动有担保限制;目前这一标准确定为每月7000瑞典克朗,相当于1030美元,从而确保领取养老金者有一个合理的担保底线。

瑞典的养老金体系是公共体系和私有体系的混合体。瑞典的养老金体系有两大支柱,国家退休养老金和职业养老金。如果个人认为这两大支柱仍不够,他们可以用附加私有储蓄予以补充。此外,有五个缓冲基金,为资产提供支撑,以在养老金供款不足以囊括养老金支出期间抵消暂时性波动。

经合组织数据显示,2009年,瑞典养老金体系在养老金基金范围已投资的资产约为1440亿美元。353亿美元(占GDP的7.4%)投资于一般人群所拥有的基金,而1087亿美元(GDP的27.2%)资产投资于公共养老金储备基金,如缓冲基金。瑞典的退休年龄目前为65岁,但由于寿命预期延长,近期对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或69岁存有争议。

国家退休养老金分为三个部分,担保养老金,旨在提供最低保障络,由国家预算(支柱0)提供全部资金;收入养老金,由员工提供资金,是养老金的核心(支柱1a/b);以及保费养老金,资金来自雇主供款(支柱1b)。2011年这一支柱养老金收益金总计占中值收入者平均寿命薪酬的35.8%,并将根据经济状况而变化。因此该体系的负担并不重。

职业养老金是准强制养老金,由雇主提供资金,作为员工薪酬的一部分,对90%的工人而言具有强制性;2011年这一支柱的替换率为22.7%。总体而言,瑞典的养老金体系为工人提供近60%的平均薪酬作为养老金付款;加上瑞典慷慨的公共养老金,这足以让退休人士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在瑞典,只有6%的年长者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希腊和美国约为23%。

瑞典的养老金体系在设计与执行方面拥有诸多优点。第一,养老金体系的公共部分和私有部分之间较为均衡;政府负责用国家预算为最低担保养老金出资,并建立了多个缓冲基金,以保护该体系,而养老金的其余部分是由员工和雇主出资。这就实现了强大的保障络,但同时未给政府预算太大压力。

第二,养老金体系的结构为工人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络,也鼓励为该体系供款。担保养老金和收入养老金由政府管理,其足够生存,但未必是高标准的生活。这些部分作为抵御可能的个人投资失败的保护。不过由雇主再提供2.5%收入的保费养老金,加上职业养老金计划,可以为员工的资产配置提供一些自由度。借助不错的投资,年长者能够在退休时过上非常好的生活。

第三,收益金结构稳定。在两大支柱范围内,瑞典的替换率约为60%,意味着平均收入者在退休付款中可收到其一生平均月薪的60%;美国和希腊负担累累的养老金体系则为领取养老金者分别提供78.2%和95.7%的养老金。此外,还有前述变动养老金付款,其每年进行调整。还有两个因素共同用来降低公共部门的负担。

3.新兴经济体有效的养老金改革:智利养老金体系

尽管瑞典的养老金体系可能是追求的典范,但中国要在中短期内达到此种状态仍不可行。在中国进行养老金体系全面改革之际,作为人均GDP依然很低的新兴经济体,中国也许与智利这样的国家有更多共同之处。与中国类似,智利也属于新兴经济体,也面临人口老龄化和社会收入不平等的类似问题。

智利于上世纪80年代对其养老金体系进行彻底的全面改革,从公共固定收益金体系转向私有固定供款体系。这是必然的,因为当时公共体系覆盖范围广泛,并且是固定收益金,但供款极低,工人只缴纳法定最低金额,并逃避支付。核心问题是,收到的养老金收益金与供款的相关性很小,因此缺乏供款的积极性。目前中国面临类似的问题,即供款低和人口老龄化。

智利对其养老金体系进行全面改革之后,成为世界上私有化程度最高的养老金体系之一。智利所创建的体系主要以个人私有账户为基础,由20个指定的养老金基金管理人(支柱1b)进行管理。只有少量基础团结养老金(支柱0)资金来自全民税收,从而为65岁以上的部分人群提供基本养老金(132美元);2008年以前,政府养老金的覆盖率仅为40%。为养老金体系供款的法定要求设置较低,个人在资产配置、投资数量以及退休年龄方面被赋予很高的灵活性。

中国在智利养老金问题上所要汲取的主要经验经验是,从公共体系向私有体系的过渡过程。通过向固定供款体系的转变,智利成功鼓励个人为自身退休而储蓄,不过养老金体系改革是一个政治性较为突出的问题,如果人们认为变革有损于自身福祉,结果可能会事与愿违。

智利管理养老金体系改革的手段巧妙,让目前处于旧体系下的工人选择留在旧体系下还是转向新体系,但对职工总数中的新进入者则强制其加入新体系。它通过降低新体系法定最低供款额的方式鼓励工人转向新体系,此举成就斐然;90%的工人转投新计划。

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智利的养老金基金规模约为1100亿美元(占GDP的67.2%),其中1060亿美元资产由普通民众所拥有的账户进行投资,公共储备基金中只有34亿美元。这是全世界私有化倾向最强的养老金体系之一。

智利养老金体系突出的私有性质即是其最大优点,也是其最大缺点。养老金体系的私有性质减少了政府负担,解决了激励问题,并且由于竞相争夺账户,资产管理人之间的竞争提高了效率。但是让养老金体系的私有化程度太高,并为个人提供太多的灵活性,导致风险水平上升人口保障络不够充分。个人缺少投资方式或足够的远见为退休储蓄,将使其自身的养老金体系供款不足,因此退休时缺少必要的养老金付款;替换率仅为中值收入者薪酬的44.9%。投资选择欠佳也增加了价值严重亏损的风险。智利体系最大的缺点是灵活性和自由度过高;个人很大一部分受个人意愿所进行投资,而他们常常因此在投资过程中受到损失。

爱情诗句
奇幻
铸造及热处理